龙岩天气_龙岩旅游_龙岩网

龙岩天气_龙岩旅游_龙岩网

菜单导航

三走日照

作者:?龙岩网 发布时间:?2022年11月21日 22:24:17

在日照生活了一辈子的姨婆,已至古稀之年。孩提时,我便从母亲的口中得知,远嫁到日照的姨婆从来没有机会回到家乡。路途遥远、交通不便成为无可争议的主因。可是,家族中唯剩姨婆这位长辈,岂有不孝之理?

我第一次见到姨婆在四十年前。那年,五岁的我与父母经过三天两夜的火车和汽车的颠簸,风尘仆仆地抵达日照已是傍晚。虽然,车站到姨婆家只有十里地,可对没有公路和交通工具的我们而言却遥不可及。雪上加霜的是,在路上步行还没到一半,暴雨突然来袭,让我们进退两难。当疲惫堪的母亲跌倒在地时,父亲伸出手欲搀扶她,可行李从他肩上落,另一只手因承载不了重负,让趴在背上的我重重地与泥泞的路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本以为我会哭天抹泪,可当看到满脸泥垢的母亲,我的痛神经转为笑神经。狼狈的母亲伸手准备教训我,倒是父亲的一句话十分中肯:“要怪只能怪大雨和小道的同流合污……”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,我们趔趔趄趄地踏进了姨婆的家门,已是后半夜。

翌日,天空竟然艳阳高照。只是,母亲患上风寒地喷嚏不止,劳累过度的父亲也卧床不起,唯有姨婆美其名曰进城给母亲抓药,其实想带我去购买礼物和美食。重走“长征路”不再举步维艰,更重要的是没有了风雨的作祟。

路上,乐不可支的姨婆信誓旦旦地对我承诺:“过两年,我会把又宽又直的道路修到家门口,骑自行车驮你进城;到了你读大学时,我会开着轿车去车站接你……”我愿意把姨婆的话当真,但这些不足以影响“姨婆家”与“路难行”的亲密关系。

十年前大学毕业,我借去旅游之机,第二次来到日照。

那个夏天高温难耐,当车马劳顿的我走出车站时,接站的姨婆早早唤

来了一辆出租车。原以为上车即

可小憩假寐,不料比炎热更难耐的竟是堵车。车行几百米后,但见街道车水马龙、人头攒动,使得车速可与蜗行比慢。如若不是行囊沉重和身体疲倦,我想我离开“趴窝”的车,步行也比车行快。别无选择的我,在没有空调的车内度秒如年,那水深火热的“桑拿”滋味一生不忘。

第二天,出门访友的我吃一堑长一智地坐上公交车。可崎岖的道路让行驶的车有如在蹦床上跳舞,颠得人翻江倒海。沮丧的我,把一星期的旅程压缩至两天,更把姨婆的承诺权当黑色幽默。

两次前往日照的不快经历,让我理解了父母谈“路”色变的畏惧。每每姨婆来电相邀,甚至有些责备:“让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去看你们好了?”让人心涌酸楚,龙岩人才网,我也把“您就是派直升飞机来接,也不想去”的戏言,生生咽回腹中。

时光如梭。月前我去荷泽办差,因办事顺利而心情舒畅,特别目睹城乡蝶变,交通四通八达,我决意去看望姨婆。

我开车在宽敞笔直的道路上行驶,如画的风景让人赏心悦目,特别是车入日东高速后,更是风驰电掣,不到五个小时已进入日照境内,让我分明看到姨妈近在咫尺,闻到了苹果和煎饼的香泽,曾经的荆棘载途,四十多年的“路难行”被我甩进了爪哇国……

车一驶出高速公路,我急忙拨通姨婆的电话:“我看你老人家来了!”

姨婆笑言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还逗我开心。”

当我告诉她还有两分钟就能见面时,姨婆惊讶:“你是仙女从天而降,还是在梦游?怎么说到就到了呢?”

我回答她:“我乘坐的可是‘神舟十号’……”

姨婆又说:“你这次来日照,可要多玩两天哦!”

“必需的!”我借用流行语作答,还兴致未尽地补充道:“姨婆,我以后每年都会来看您的,愿您长命百岁,多看看日照的新变化、新面貌,享受道路的宽广,见证中国梦的实现!”

想爆料?请登录《阳光连线》( )、拨打新闻热线0531-66661234或96678,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(@齐鲁网)提供新闻线索。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-81695052,诚邀合作伙伴。

热门标签